2013年10月5日 星期六

西藏攝影旅遊(上):拉薩&羊卓雍措

西藏具有致命的吸引力!綿延不絕的高聳雪山,牛羊成群的廣袤草原,碧綠的高山湖泊,色彩繽紛的藏廟,在在挑逗著旅人的視覺神經。然而,西藏地處第三極地,平均海拔四千公尺以上,想窺探它的美,除了有錢、有閒,還要有健康的身體,否則極有可能乘興而去,敗興而歸。

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10,1/160秒,+0.7EV,ISO100,JPEG,AWB。使用漸層減光鏡平衡光差。



適應低氧高原環境

版主身兼國際旅遊領隊,跟大多數的旅者一樣,早把西藏列為旅行的終極目標之一。2013年7月底終於挪出時間,參加「發現者旅行社」舉辦的13日西藏攝影團,一來探勘攝影旅遊路線,再者測試自己是否能在高原上行動自如,再決定隔年是否帶團前往。

轉動經輪且口中唸唸有詞的藏人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5.6,1/200秒,+0.3EV,ISO400,JPEG,AWB。

想在西藏行動自如,首先必須克服高山症(高原反應)。雖然版主曾攀登過國內十多座百岳,也曾帶團到3500~4000公尺的雲南香格里拉(中甸)地區旅遊,自知不會有嚴重的高原反應。然而,以往大多由低海拔慢慢推進至高海拔,較容易適應高原環境。這趟旅程卻由低海拔的成都直飛3650公尺高的西藏首府拉薩,因此版主抱著戰戰兢兢的態度面對高原反應,不只在網路上爬文,了解高原反應的症狀與因應之道,也到藥房購買對抗高原反應的藥品Azol,以備不時之需。

拉薩藥王山千佛崖。那兒有一塊大石壁,上面畫著千尊佛像,只是沒時間去算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8,1/1000秒,+0.3EV,ISO200,JPEG,AWB。



然而,版主為了測試體質,並沒有像大多數人一樣,出發前7~10天開始服用紅景天,或是在飛往拉薩前一晚開始服用Azol或Diamox,只有保持著愉快的心情和謹慎的態度出發。飛抵拉薩,步出機艙之後,馬上覺得呼吸不是很順暢且有點輕微的暈眩,只好變成在月球行走的太空人,放慢腳步並且不斷的深呼吸,讓身體逐漸接受高原氧氣不足的事實,之後呼吸變得較順暢,頭暈症狀也跟著減輕。

P.S.根據藥劑師的說明,Azol的成份與Diamox相同,皆是治療青光眼的藥物,服用之後會擴張血管(低血壓患者勿服用),副作用包括頭暈、利尿、手腳和臉部發麻,請依照醫師指示服用。

由飛機上拍攝的青藏高原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8,1/1000秒,+0.3EV,ISO200,JPEG,AWB。




雖然同行的團員也大多有備前往,不過吃午飯時,馬上有位團員出現初期的高原反應現象,包括嘴唇發紫、臉色發白以及噁心想吐。還好,領隊處置得宜,馬上帶她到戶外深呼吸,過了十分鐘之後,症狀改善了不少,又回到飯桌吃飯。抵達拉薩當天下午,旅行社沒有安排任何行程,希望團員待在旅館好好休息,養足精神,適應高原環境。然而,版主午覺醒來之後,感覺身體還好,於是邀請室友步行至酒店附近的小昭寺和大昭寺參觀,順便讓身體適應高原氣候。

在大昭市入口磕長頭的朝聖者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7.1,1/320秒,ISO100,JPEG,AWB。




造訪大小昭寺

 大、小昭市位在拉薩市中心,同時也是遊客必訪的景點。小昭寺由文成公主於七世紀中葉親自監造,原本供奉的是她攜至西藏的釋迦牟尼佛12歲等身像,目前卻供奉著尼泊爾公主攜至西藏的釋迦牟尼佛8歲等身像。小昭寺的門面很不起眼,版主當天下午並不打算進去參觀,結果卻走錯路誤闖無人看守的大門,結果被守在門邊的喇嘛叫回去買票,真是有點糗,只好花20元人民幣入內參觀。說實在的,參觀了眾多藏廟之後,已經忘了小昭寺長什麼樣子。

在小昭市附近旋轉經輪的藏族婦女。Fujifilm X-Pro1,35mm F1.4,光圈優先,F4,1/25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大昭寺建於西元647年,由文成公主選址,她的夫婿國王松贊干布命令建造,目前供奉的是文成公主攜至西藏的釋迦牟尼佛12歲等身像,因而吸引藏胞不遠千里磕長頭前來朝聖。此外,西元1409年,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為了宣揚釋迦牟尼的功業,召集各派僧徒在大昭寺召開祈願法會,使其成為藏傳佛教共尊的寺院。

大昭市的入口雖小,卻有人看守,版主也就沒有走錯路而誤闖,隔天才在導遊的帶領下前往參觀。版主並非佛教徒,參觀大、小昭市,觀看到釋迦牟尼佛的8和12歲等身像,心中產生不了感悟,只是抱持著參觀博物館的心態,把佛像與唐卡(佛像捲軸畫)視為藝術品看待。身為攝影愛好者,我反而對虔誠的朝拜者較感興趣。在大昭室大殿,可以看到一張張表情豐富的神情。穿著破舊的朝聖者,大多是老人,帶著剛毅的眼神凝望著釋迦牟尼佛,也有穿著時髦的婦女帶著愁容、雙手合十,向佛祖訴說心中的苦悶。觀光客則是張大雙眼尋找導遊的口中的聖像與寶物。

大昭市的金色屋頂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11,1/25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


對藏傳佛教的信徒來說,到大昭寺磕十萬個長頭是畢生的志業,祈求在輪迴的過程中,投胎轉世到好人家。因此,在大昭寺外,整年皆可看到磕長頭的藏胞,包括七、八十多歲的老婦人,二十初頭的年輕女子,或是穿著時髦、學著磕長頭的遊客。雖然身分不同,性別、年齡各異,他們專注、虔敬的眼神和動作,讓人感覺到佛與神真的存在。

在大昭市前磕長頭的藏族女性。Fujifilm X-Pro1,35mm F1.4,光圈優先,F4,1/200秒,ISO200,JPEG,AWB。
在大昭市前磕長頭的藏族女性。Fujifilm X-Pro1,35mm F1.4,光圈優先,F4,1/45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趙嘉在《那時西藏》裡提到:「在西藏去的地方越多,你會越覺得大昭寺才是西藏最精彩的縮影,這裡有西藏一切最淳樸和最繁雜的故事,有著西藏最精華的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的衝擊。」的確,走進大昭寺內,彷彿進入時光隧道,走入中世紀的場景;步出一牆之隔的八廓街,則回到繁華的二十一世紀,讓人有時空錯亂的感覺。相較於藏胞不遠千里前來大昭寺礚長頭,同樣是不遠千里而來的遊客,對環繞著大昭寺修築的八廓街較感興趣。這條街全長1200公尺,由八廓東、西、南、北4條街組成,街道上林立著紀念品店、服飾店和拉薩特有的茶館。夏季,每到黃昏時刻,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塞滿了街道,中間夾雜轉著經輪的朝聖者和當地人,形成熱鬧又奇特的街頭景致。

八廓街街景。Fujifilm X-Pro1,35mm F1.4,光圈優先,F5.6,1/9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

第一天晚餐時間,團員再度聚首,閒談之後得知,大多數人並沒有乖乖地待在飯店休息,反而趁著難得的自由活動時間,到市區閒晃,甚至有人已經踩過八廓街,並且展示「瞎拚」的戰利品。從下機到晚餐時間約過了8小時,看到團員們仍精神抖擻,最高興的莫過於領隊吧!

然而,適應高原反應需要時間,初到高原第一晚通常睡不好。當晚22:30就躺在牀上,身體很累,腦袋卻不易入眠,整夜就在半夢半醒之間度過。由於整晚沒睡好,一早起牀有點頭痛,趕緊泡杯咖啡,並且站在陽台不斷地深呼吸,才緩解頭痛症狀。從那天起,晚上睡覺都把窗戶打開,讓空氣流通,減少頭痛發生機率。

布達拉宮的黃昏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11,1/12秒,+1.0EV,ISO200,JPEG,AWB。使用漸層減光鏡平衡光差。






參觀布達拉宮&色拉寺

第二天開始走行程,一早安排到布達拉宮參觀。暑假遊客眾多,入宮參觀限時限量。宮內空間狹小,再加上人潮擁擠,即使認真的導遊想多說幾句話都困難,大多數時間團員只能跟著人潮爬上爬下,進出大小宮殿。值得一提的是,宮內通風不佳不打緊,四處點著酥油燈和藏香,對鼻子過敏的我來說,非常不舒服,大大地降低了參觀的興致。若出國時間可選擇,儘量避開七、八月造訪西藏,旅遊品質非常不好。

在布達拉宮側門準備入宮的遊客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8,1/125秒,+0.7EV,ISO200,JPEG,AWB。


準備進入布達拉宮的長長的人龍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10,1/80秒,+1.0EV,ISO100,JPEG,AWB。



抱怨歸抱怨!在高原旅行仍需保持好心情,才能有效對抗高原反應。那天的行程滿滿,參觀完布達拉宮,午餐和午休之後,接著參觀色拉寺。參觀人潮跟布達拉宮一樣可怕,我像逃難似地滾出空氣混濁主殿,前往辯經院觀賞色拉寺最著名的辯經。

辯經是一種教義問達的形式,無論在腔調、模樣和姿態上皆非常吸引人,成為色拉寺、甚至是拉薩的主要「觀光節目」之一。周一至周五下午三點開始(重要慶典取消),穿著紅色僧袍的喇嘛們,不分老少,魚貫地進入一座大院子,四周圍繞著看熱鬧的觀光客;他們大多跟我一樣,拿著相機,仔細盯著喇嘛們的一舉一動,深怕錯過了精彩的畫面。這座有如中國庭園的辯經院,栽種著高大的樹木,地上鋪著白色的碎石。喇嘛們大約2~5人一組,答題者坐在軟墊上,閉目沉思或睜大雙眼,準備接受提問。

在色拉寺辯經的喇嘛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5.6,1/200秒,+0.3EV,ISO800,JPEG,AWB。


精彩的畫面來自提問者的語氣和動作。根據日本作家河口慧海在《西藏旅行記》的陳述,站著的喇嘛在提問之前,會做出一套看似滑稽,卻鏗鏘有力的起頭儀式。他們首先把手掌平攤且上下合疊,接著大喊「企!濟!塔瓦!垂!強!」意指「以宇宙間如實的真法來論說。」接著,雙手擊掌,同時高高抬起左腳用力跺地,「那種動作必須作到可以把地獄粉碎的氣勢,而擊掌拍響的聲音,則要有如以文殊之智慧,讓三千大千世界的惡魔一聽喪膽的魄力。」雖然我聽不懂喇嘛們口中喊出的詞彙,但河口慧海在1902年左右看到的辯經動作仍流傳到今日,成為遊客爭相按快門的精彩畫面。

在色拉寺辯經的喇嘛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5.6,1/400秒,+0.3EV,ISO800,JPEG,AWB。

喇嘛們辯論的內容大多與佛法相關,而且沒有標準答案,例如,「佛是人嗎?」或「佛教是消極的?」可回答是或不是,無論答案為何,皆會被窮追不捨地問下去。參與辯經的喇嘛必須具備豐富的佛學知識,才能通過考驗,因此當河口慧海在色拉寺求學期間,市面上還出售辯經相關的參考書。河口慧海說,辯經對佛法的知識、教養乃至邏輯的思辯能力要求很高,也較能趨近佛法的真理。想取得學位的喇嘛也靠著平時的訓練,通過年度的辯經考試,方能在修習二十年後,取得格西(博士)學位。




在色拉寺辯經的喇嘛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5.6,1/200秒,+0.3EV,ISO800,JPEG,AWB。
P.S. 詳細的辯經說明,請點閱wuyufo網友發表在部茖格的影片和文字《智慧的高潮--辯經》:http://wuyufo.pixnet.net/blog/post/26657547

每回帶團出國,拍攝人文相關題材,最常被問到要拍什麼?我只能說內行看門道,外行看熱鬧。以辯經來說,去西藏之前若讀過或看過相關的圖文,到了現場就能掌握拍攝的重點,捕捉到辯經的精髓。

大昭市前廣場。Fujifilm X-Pro1環景功能拍攝。

大昭市前廣場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11,1/20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在八廓街一直會遇到拿著小經輪轉寺的朝聖者或當地人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10,1/34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
據說第六世達賴喇嘛不愛江山愛美人,常在半夜溜出布達拉宮,到瑪吉阿米(咖啡廳)跟姑娘約會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10,1/9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
那天晚上吃藏族風味餐,不巧餐廳停電,不能開風扇或冷氣,空氣不太好,坐下來之後,頭暈轉為頭痛,原本胃口已經不佳,又聞到超濃的羊騷味,加重了高原反應,噁心感都跑出來了,只好不斷地喝奶茶和開水。大約二十分鐘之後來電了,空氣清新了許多,才緩解了輕微的高原反應。當晚太累,加上前一晚沒睡好,又怕高原反應又上身,所以沒洗澡就睡覺了。算一算13天的旅程,一共有6天不能、不想或無法洗澡,是當兵退伍之後最髒的一次。

由於太累,加上開窗睡覺(若太冷不要開太大),空氣流通,那一晚睡得較好,隔天一早,精神好多了,已經沒有高原反應症狀了。雖然當天目的地的海拔高度只有3860(第二大城日喀則),途中卻需經過4768公尺的岡巴拉山口,4400公尺的羊卓雍措(羊湖),之後又要爬上5045公尺的高地觀賞卡若拉冰川。版主畢生從未到過四千公尺以上的高原地區,何況在4小時之內海拔高度上升約一千公尺,想起來有點恐怖,早餐之後又吞了一顆Azol保平安。

我們這團的8部吉普車隊,大多是豐田4500四輪傳動車,擁有陸地巡洋艦的美名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10,1/500秒,+0.7EV,DRO Lv3,ISO100,JPEG,AWB。


遇見羊卓雍措的夏雪

吉普車隊駛出了拉薩,下了高速公路之後,沿著S307公路前往日喀則,蜿蜒的公路順著四周聳立著高山的河谷向上爬行,一邊依山,一方傍水,水邊四周長滿了青青芳草,其上點綴著黃色小花、成群牛羊以及藏族的石造碉房,景色壯闊絕美。可惜沿途大多是彎路,無法停車,直到岡巴拉山口才停下來賞景。

S307公路旁的景色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7.1,1/400秒,-0.7EV,ISO100,JPEG,AWB。


S307公路旁的景色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7.1,1/400秒,-0.7EV,ISO100,JPEG,AWB。

繞過岡巴拉山口,景色令人振奮。羊卓雍措(簡稱羊湖)有如一塊碧玉,倒映著藍天白雲,四周環繞著翠綠的山脈,山谷點綴著黃色的油菜花田。最奇特的是,八月初,綠色的山頭居然覆蓋著白雪。導遊說,夏天是西藏的雨季,夜間常下大雨(白天不常下雨),外加氣溫夠冷,造就了雪白的山峰,景色令人大開眼界,不虛此行。同行的攝影指導老師Vios說,去年秋天來的時候,山是黃的,雪也沒這麼多,只有夏天才能看到這麼美的景色。停留了大約20分鐘,我們沿著湖邊繼續前行。

羊卓雍措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10,1/160秒,+0.7EV,ISO100,JPEG,AWB。使用漸層減光鏡平衡光差。

羊卓雍措。認真拍照的母女檔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25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羊卓擁措與藏北的納木措、阿里的馬旁雍措被奉為西藏的三大聖湖。羊卓雍措4個字分別是「上面、牧區、碧玉、湖」的意思,合起來即是「上面牧區的碧玉湖」。羊湖,長寬分別為130和70公里,湖水面積638公里,湖岸線長250多公里,湖水深度30~40公尺。湖中有30多個小島,最大面積8平方公里,島上牧草肥美,春末夏初,當地牧民用牛皮筏載送牛羊至島上放牧,直到初冬再將牠們運回。湖邊的公告欄寫著,湖中盛產高原裸鋰魚,皮薄、肉嫩、味美,蘊藏量高達4~6億斤,看到這一段,口水都快流出來了,可惜我們午餐的菜單沒有魚。不知附近有沒有人出租釣竿?

羊湖四周水草豐茂,草場面積達1千萬畝,是西藏的主要牧區之一。我們在路上遇到一大群牛羊,頭頂著藍天白雲,背倚著翠綠的山巒、碧湖和雪山,壯闊的草原風光,令人欣喜。車停之後,團員高興得奔向牠們,想趨近拍攝。結果,事與願違,原本低頭吃著的牛羊,看見一堆人朝牠們衝過來,嚇得往反方向離去。

在羊湖畔吃草的牛群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500秒,ISO200,AWB,JPEG。
值得一提的是,在西藏拍照,陷阱超多。以附圖為例,羊湖旁立著一塊大石碑,刻著「羊卓雍湖,海拔4441公尺」等文字,想跟它合照,一次5塊錢人民幣。令人納悶的是,既然景區已收門票,為何跟石碑拍照還要收錢,莫非那塊大石頭是BOT案,由私人投資建造與管理。還好,看守石碑者會提醒遊客拍石頭要收錢。有些地方的人很惡劣,等你拍完照後,才出來跟你收錢。因此,在觀光地區,若不想付錢拍照,看到可愛的獒犬、雪白的牦牛或是刻上字的石碑,舉起相機時請避開它們,否則拍完之後有人會突然出現,糾纏著你。

本團的高小姐,被版主拍下正在偷拍石碑的畫面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40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五千公尺高原觀賞卡若拉冰川

午餐後,我們來到海拔5045公尺的山口(被當地人稱為紅河谷),觀賞卡若拉冰川與乃欽康桑峰,後者峰頂高度7191公尺,是西藏中部四大神山之一,山體雄偉,峰頂呈尖錐狀,坡嶺溝壑終年積雪,孕育了多條冰川。卡若拉冰川是乃欽康桑雪山的一部分,位於西藏浪卡子縣與江孜縣的交界處,最低冰層(冰舌)高度隨著氣溫變化而升降。

壯麗的卡若拉冰川與乃欽康桑峰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10,1/400秒,+0.3EV,ISO100,JPEG,AWB。



夏天遊客眾多,人車幾乎塞滿了停車場,猶如菜市場。遊客下車後魚貫地朝著冰川下的山谷前行。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觀賞冰川和雪山,聽說以往的冰河前緣可抵公路旁,大約是5045公尺,近年來因地球暖化,冰河的前緣已逐漸升高,對初次造訪的遊客來說,仍然相當壯觀。尤其是,天氣超好,襯著藍天的雪白山峰與冰川,在陽光的照耀下,熠熠生輝;山腳下鋪著翠綠的草地,點綴著有如螞蟻般大小的遊客,更能對比出雪山與冰川的壯闊。

唯一較困擾的是,穿著藏服的當地少女會糾纏著拿單眼相機的人,要求拍照。她們大多擁有黝黑、龜裂的臉龐,還蠻上相的,然而帶著市儈的眼神和表情,讓我按不下快門,所以連價錢都不想問,萬一問了價錢,不拍照,有可能招惹麻煩。在觀光地區拍人也會有小陷井。離開冰川前聽到一位內地的女生跟同伴借五塊錢,因為她在拍一位藏族少女時,突然有位小孩跑進畫面,之後再跟她要錢,只好跟同伴借零錢打發小朋友。

紅河谷。此處因曾拍攝電影《紅河谷》因而得名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10,1/400秒,+0.3EV,ISO100,JPEG,AWB。

江孜白居寺

拍完了冰川和雪山,我們前往江孜,參觀創建於15世紀(1418~1436)的白居寺。這座具有五百多年歷史的藏廟不僅兼容三種不同的教派,還允許遊客在寺內拍照喔!在拉薩,較大的宮殿和寺廟,如布達拉宮、大昭市、色拉寺等皆禁止在寺內拍照,然而位在偏遠的寺院,如白居寺,通常可以拍照,但需繳拍照費用。白居寺採分段收費,每個廳、殿收取10~20元人民幣費用。憋了二天的團員聽說寺內可以拍照,興奮地舉起相機不停地按快門,因此我們在白居寺待的特別久,團員們花了人民幣30~70元不等的拍照費用,帶著笑容,滿載而歸。

白居寺旁的白居寺塔也是古蹟之一,建於1414年,共有9層樓,高42.4公尺,塔身由粗而細盤旋而上,具有泥泊爾、藏族與漢族風格,塔內供奉十萬尊佛像。很想爬上塔頂看看,可惜,當天時間不夠,加上累了一天,若爬太慢,怕錯過了集合時間,爬太快,又怕高原反應上身(海拔4000公尺左右),只好站在塔下,等待藍天,拍攝全景 (〈西藏攝影旅遊(下)〉待續 ) 。 

 P.S.白居寺詳細介紹:http://tw.mjjq.com/tours/1230.html

江孜白居寺塔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11,1/320秒,+0.7EV,ISO100,JPEG,AWB。

備註:回國之後看到一則不幸的消息:蒙藏委員會藏事處長王維芳不幸因高山症死於拉薩。根據聯合新聞網(UDN,2013/08/27)報導,王維芳率教授團前往拉薩參加學術研討會,返國當天,團員未見王維芳出現,進入房間查看,發現身體已冰涼,沒有生命跡象。根據報載,隨行的團員前一晚曾經去登了一座小山,返回旅館,王維芳感覺頭痛,但後來又恢復正常,沒想到在返台當天發生不幸的事。

不論王維芳是否死於高山症,據我所知,經常有台灣旅客命喪西藏。根據筆者這回去西藏的親身體驗,高山症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在絲毫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前往,例如本身體質不佳,患有心血管等慢性病,或者平時缺乏運動,外加抵達當地不知放緩動作等。總之,擁有健康的身體,保持愉快的心情,放慢一切動作,讓身體逐漸適應缺氧環境,才是對抗高原反應最有效的良方。

附圖中的美女應是本團最年輕的團員,活潑開朗,笑口常開,旅途一路順心平安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5.6,1/640秒,ISO400,JPEG,AWB。




布達拉宮夜色。攝於藥王山觀景台。Fujifilm X-Pro1,18mm F2.0,手動模式,F11,1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





*****2014年西藏攝影旅遊*****
版主預於2014年9月底或10月初帶領攝影團前往西藏攝影旅遊(跟發現者旅行社合作)。應該會由較低海拔的林芝進入西藏,拍攝藏東的秋景,再前往拉薩和日喀則等地,造訪布達拉宮、扎什倫布寺,以及羊卓雍措和納木措等景點。至於要不要去聖母峰基地營?還在思考中。想參團的人,請留言給我,並勤於運動,甚至到合歡山走走,測驗一下自己的體質。想參團者可發email給我wchuan_99@yahoo.com或留簡訊0922-036-703。待行程與價格公告之後,再跟您連絡。


*****延伸閱讀 *****
西藏攝影旅遊(中):天湖 納木措
西藏攝影旅遊(下):前進珠峰基地營
【西藏小阿里攝影團】拉薩/羊湖/珠峰基地營/佩古措/當惹雍措/納木措 十四日遊(2015-09/27 ~ 10/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