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28日 星期六

西藏攝影旅遊(中):天湖 納木措

納木措的湖水碧藍,有如藍天降到地面,天水相映,故稱天湖。親自造訪,發現納木措好像一片倒掛著的碧藍天空,隨著天光的演繹,幻化成淺藍、灰藍、寶藍、湛藍以及深邃如墨的黑藍。我們在西藏旅行了7天,適應了高海拔的缺氧環境之後,有幸在湖邊住了一晚,徜徉在藍色的世界,暮送夕陽下,朝迎旭日升。

納木措湖水碧藍,有如藍天降到地面,天水相融,因而被稱作天湖。Fujifilm X-Pro 1,全景功能拍攝,光圈優先,F8,1/50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
我的香港室友,61歲仍是一條活龍。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25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納木措位在拉薩北方,兩地相距約240公里,搭遊覽車前往,含休息時間和路檢,大約6小時以內可抵達。我們沿著青藏公路(G109)北行,這條較筆直、寬闊的道路是進入西藏的交通要道,沿途碰到很多呼嘯而過的大卡車,將物資源源不斷地送進拉薩。青藏鐵路沿著這條公路興建,不時遇見漆成綠色的青藏線火車穿過山洞,越過橋樑或爬行在山巔之間,讓我想起《天路》中的一段歌詞:「那是一條神奇的天路……一條條巨龍翻山越嶺……從此山不再高,路不再漫長。」

當雄附近的美景。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8,1/320秒,JPEG,AWB。

公路沿著拉薩河支流向北走,兩旁的草甸散佈著成群牛羊,搭配遠方的碧綠山巒、湛藍的天空和白雲,景色絕美,可惜高壓電塔和電線如影隨形,破壞了景觀,只好收起相機用眼睛觀景。我們出發較晚,14:00才抵達當雄吃午餐,那兒平均海拔4200公尺以上,好在我們已在西藏旅遊了七天,沒有團員出現高原反應或感到不適。

前往那木措的沿途風光。上:那根拉山口遠眺那木措。右:青藏鐵路。

午餐之後,由當雄轉接旅遊公路前往納木措,進入山區,道路變得彎曲陡峭,行車速度也跟著慢了下來,不過路邊少了電線桿,景色也變美了。道路兩旁散落著牧民的帳房,成群牛羊站在河邊或山坡上啃草,景色非常優美。越往山上走,天氣變化加大,一陣烏雲飄來,居然下起了冰雹,大夥高興地下車拍攝難得的夏季雪景。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4.5,1/20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然而,隨著地勢逐漸升高,尤其是接近海拔5192公尺的那根拉山口,我的頭也開始暈了起來,應是沒吃藥,高原反應來報到了。原本以在海拔5150公尺的聖母峰基地營睡過一晚,來到那木措應該沒問題。然而,在5小時內,海拔由3650上升至5200公尺,也就是說,高度在短時間內上升1500公尺,外加這個地區的空氣含氧量比聖母峰基地營還低,所以才會產生高原反應。還好只感到輕微的暈眩,吃了一顆抗高原反應的藥,外加不斷地深呼吸,到了那根拉山口還可下車遠眺閃爍著銀光的納木措(4718公尺)。

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11,1/400秒,AWB,ISO100,JPEG。

過了山口,巴士沿著陡峭的山路下行,暈眩的感覺就好多了。過了幾道髮夾彎,進入了平地,翠綠的大草原由道路二旁展開,分別延伸到山邊與湖岸,偶爾看見成群的牛羊點綴其間。途中碰到一大群牦牛,我們停下來拍照,車停之後,二三個小朋友抱著雪白的小羊圍了上來,有的團員給糖,有的給錢拍照。遠遠的,一位中年婦女抱著一頭小白羊,以跑白米的速度衝了過來,深怕錯過了賺錢的機會。看她這麼辛苦,我想給她二元人民幣,拍張照片留念,結果她一開口就要五塊錢,而且非常堅持,可能慷慨的觀光客碰多了,胃口被養大,看不起二塊錢。我也很堅持不拍,好心想給個小費,不領情就算了。接著我把注意力轉向遠方的牛群和一朵狀似白色巨盆的雲;從山口就看著它有如龍捲風般,從空中緩緩地觸落地面,景色超奇特。在4700公尺的高原上,雲變得相對的低,好像飄浮在身邊的巨大棉花糖,伸手即可把它們摘下來。 團員們拍完了小孩之後,看到有如地毯般翠綠的草地,興奮地躺在上面「裝成大屍」,相互拍照,畫面超有趣。

Sony A700,Tamron 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8,1/640秒,ISO100,JPEG,AWB。

本團的歡樂母女檔。Sony A700,Tamron 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8,1/500秒,ISO100,JPEG,AWB。

Sony A700,Tamron 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8,1/400秒,ISO100,JPEG,AWB。

我們繼續沿著湖邊前行,前往住宿地札西半島。由側面望去,這個納木措最大的半島有如一隻大烏龜,讓人不禁聯想起台灣的龜山島。出發前看了行程說明,得知夜宿納木措為本團的特色之一,原本以為會住在湖濱的小木屋,開窗即可見到美麗的湖光山色,沒想到卻住在鐵皮蓋的「工寮」,跟想像中的差很大,誰說「有夢最美,希望相隨」?

有如烏龜的扎西半島。Sony A700,Tamron 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8,1/500秒,ISO200,JPEG,AWB。

右下角的紅色鐵皮屋就是我們住的旅館。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11,1/125秒,ISO200,AWB,JPEG。

扎西島上沒有正式的旅館,大多是鐵皮屋搭建的房子,有點類似建築工地的臨時住所。廁所蓋在飯店外,沒有屋頂,便坑開口超大,踩在搖搖晃晃的木質地板,真怕掉落高約1公尺的糞堆。還好我們是刻苦耐勞的攝影團,為了拍美景,住宿不苛求,只要房間乾淨即可。我猜想,可能住宿條件差,加上海拔高,大多數的旅行團安排當天來回。實在有點暴殄天物,來回花了將近十小時的車程,來到這麼美的地方,只在湖邊晃了一二個小時就離開,好像參加中秋節烤肉趴,只聞到香味就走人。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50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,光圈優先,F11,1/400秒,AWB,ISO100,JPEG。

我們抵達旅館大約17:30,時間有點晚,安頓好之後急著出門,否則恐會錯過夕照。由於時間有限,加上頭還是有點暈,我跟室友先回飯店養足精神,準備攀登扎西半島上的小山丘。它位在飯店正後方,地陪頓堆說,沿著掛著經幡的步道向上爬,大約30分鐘就到了。為了獲得較佳的視角(俯拍)、前景和線條,我和61歲的香港室友,由4718公尺的湖邊爬上大約4800公尺的小山丘。雖然相對高度只有100公尺左右,但高原空氣中的含氧量只有平地的50~60%,背著二機二鏡,外加一支三腳架,在4700公尺的高原走山,只能以舉步維艱形容,我們走走停停,花了1小時才到最頂端。。記得當年由北峰口攀登玉山主峰都沒這麼累,每走幾步路就得停下來深呼吸,深怕走太快而引發嚴重的高山症。還好,我們歷經了聖母峰基地營的洗禮(海拔5200公尺左右),才能在湖邊住上一晚,觀賞美麗的湖光山色,暮送夕陽下,朝迎旭日升。

扎西島小山丘(山包)上的步道。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20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我們爬到第一個觀景台就花了30分鐘。第一回在4千公尺以上的高原爬山,過程雖辛苦,卻也令人難忘,尤其是見到美麗又壯闊的景色。由觀景台向下眺望,景色超壯闊,納木措像個大海彎,岸邊環繞著大草甸,延伸至遠方的翠綠山巒,以及天邊披著白雪的念青唐古拉山峰(7162公尺)。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16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納木措擁有碧藍的湖水,有如藍天降到地面,故稱天湖。湖濱的牧民認為,納木措海拔很高,好像空中之湖,故稱天湖。親自造訪,發現納木措有如一片倒掛的湛藍天空,擁有層次豐富的藍。正如某位大陸網友所言:「站在納木措湖邊仿佛置身於一個藍色的世界……淡藍、淺藍、灰藍、寶藍、深藍以及深邃如墨一樣的藍黑,這由淺而深的藍色,藍得清澈,藍得豐潤,藍得迷人,似乎包容了世界上一切的藍色。」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50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有這麼一說,西藏的大雪山與湖泊皆是神靈的化身,念青唐古喇山是個雄偉的男神,納木措則是一位溫柔的女神。看見這神山與聖湖,有位網友感性地說,「天地經過萬年的顛覆,千年的變幻,終讓唐古拉和納木措相擁在這高原之巔。世界上最幸福的愛情或許就是無言的守候,唐古拉守候著納木措,納木措依偎著唐古拉。」

相依相偎的念青唐古拉山與納木錯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,光圈優先,F8,1/25秒,日光白平衡,ISO100,JPEG。使用三腳架。

眼前令人震懾的空寂景色讓我捨不得離開,但前方還有更高的地方,等著我們去探訪。拍了五分鐘之後,繼續沿著山崖往上爬。途中遇到一位氣喘如牛、外帶咳嗽的高壯年輕人,大學剛畢業,跟同學來西藏旅行。他一路向前衝,連水都沒帶,我給他喝了一口水,再請他深呼吸之後,咳嗽的情況就好多了。在西藏,美麗的景色通常伴隨著危險,納木措即是其中之一。到4千公尺以上的高原旅行,除了必須體質好、體力佳,最重要的是,不能逞強,若身體不適必須馬上求助,不小心可能會喪命。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8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我們緩慢的向上爬,終於在太陽點到湖邊的山頭之際,抵達扎西半島的前緣。那兒的視角超好,整個納木措盡收眼底。夕陽已快西沉,沒時間靜下心來讚嘆眼前的美景,我以最快的速度架好三腳架,接著不斷地轉動雲台,變換方位,像個機槍手一樣,掃射四周的美景。上得了山的遊客,大多面對著西方,遙望著西下的太陽。可惜天空太乾淨,只好以站在山崖的遊客為前景,拍攝夕照留念。

Sony A700,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22,1/60秒,ISO100,JPEG,日光白平衡。使用三腳架。

Sony A700,10-24mm F3.5-4.5,光圈優先,F22,1/60秒,ISO100,JPEG,日光白平衡。使用三腳架。

慶幸的是,夕陽西下之後,好戲才開始上場,西方的一朵香菇雲被夕色染紅,有如原子彈爆炸現場,景觀相當奇特。南方,披著銀裝的念青唐古拉山逐漸被夕陽染黃,形成日照金山的美麗景致。此刻的色彩特別豐富,近處是銀灰色的湖面,依畏著寶藍和黑藍的山巒,以及後方的金黃的雪山。向北面望去,視線由扎西半島形成的弧彎展開,碧藍的湖水沿著湖岸迤邐至天邊的峻峭雪山,映襯著粉紅色的雲彩,景象好不真實;以前只在卡通影片中看到的場景,居然浮現在眼前,令我大開眼界。

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8,1/80秒,日光白平衡,ISO100,JPEG。使用三腳架。

夕照金山美景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  G,光圈優先,F8,1/25秒,日光白平衡,ISO100,JPEG。使用三腳架。

向北望去,可看到峻峭的唐古拉山脈(西藏與青海省的山界)。Sony A700,70-300mm F4.5-5.6 G,光圈優先,F8,1/15秒,日光白平衡,ISO100,JPEG。使用三腳架。

我們一直拍到天邊的色彩褪去,天色漸黑才轉身離開。收拾三腳架時,石堆間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:「師父(內地人稱攝影師),不留下來拍銀河。」夕陽下山之後,氣溫急速下降,衣服沒穿夠,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叫,實在沒有意志再拍下去,只好跟他說:「天氣太冷,我在湖邊拍就好,祝你拍到美麗的照片。」攝影造就了不少瘋子,我只能算半瘋吧!

回程看到一群白色的犛牛在山坡上吃草,牠們被梳理的相當乾淨,應是白天在湖濱供拍照的牛群。我拿出隨身機,跟小偷一樣四處張望,確認附近沒有牧人,才大膽的按快門,否則被敲竹槓實在很不爽。在西藏,不只拍人、拍獒犬要付錢,有時連拍到遠方的牛群或羊群也會被糾纏著要錢。果然,隔天有團員爬上山丘觀日出,拍到那群犛牛,三位小朋友衝上來跟他說,那些牛是我們的,接著抓著他的手要50元人民幣。這位團員非常機警,在地上丟了10元人民幣讓小朋友去搶,才順利脫身。西藏人民大多很純樸,但在觀光地區要特別小心,那兒的人受到世俗的污染,利慾薰心,有位團員在前往基地營的途中「丟掉」暫放在地上的鏡頭,最後花了400元人民幣才「贖回來」,真的令人氣結(絕)。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2.8,1/15秒,ISO1600,AWB,JPEG。

回到鐵皮屋飯店,大約21:30,正好趕上晚餐,沒想到在偏遠的湖邊,還能吃到豐富的八菜一湯,從拉薩帶上來的方便麵派不上用場,又帶了回去。餐後肚漲腦空,很想睡一覺,但夜色太美閒不得,團員們相約外出拍銀河。我和幾位團員前往完全沒有光害的湖濱拍照,在黑夜的襯托下,星星變得更加明亮,除了幾頂帳篷透出微弱的燈光,四處一片漆黑。布滿天空的繁星閃爍在無垠、神秘的蒼穹,有如灑在黑天鵝絨上的鑽石,匯聚成壯闊的銀河,璀璨亮眼。有位佛教徒貼切的道出:「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我的心被星空的大美震懾的無法做聲,找了個地方靜靜地仰臥在湖區的草地……去感受一個博大而靜謐的星空帶來的純淨和空靈。」

有如閃耀著千萬顆鑽石的璀璨銀河。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手動模式,F2.8,80秒,ISO1600,2500K,JPEG。

我們以湖水為前景,天邊的念青唐古拉山為背景拍攝銀河。試拍之後發現,沒有一絲月光的夜晚,天地光差太大,使用ISO1600,光圈F2.8,搭配60秒曝光,天空的亮度理想,湖面卻一片黑暗,只好三四個人同時使用手電筒,持續照射湖面,才勉強拍出湛藍的湖水。拍攝過程中,一直有內地遊客要借三腳架,真是奇怪,來到這麼美的地方不帶三腳架,可能沒作功課,不知納木措的星夜何其美(其實我也不知那兒的星夜有多美)!那晚,我那支三腳架共有三個人輪流用,除了我,一位團員,還有一位不相識的內地年輕人。

接近午夜我們才從湖邊走回飯店,途中團員談論著隔天早上是否要起床拍日出。心裡想著,若想看日出了,為了獲得較佳的視角,我又得爬上山丘,實在沒什麼力氣。躺在牀上,頭仍有點暈,然而回顧著從黃昏到黑夜,拍下許許多多隨著不同的光影而幻化的美景,內心充塞著滿足的喜悅,不拍日出應了無遺憾!若有的話,就屬停留在納木措的時間太短,而我卻忙著拍照,無法靜下心來,觀察四周的美景。若明年(2014年)有幸帶團前往,我想在那兒待二天,第一天讓身體適應高度與寒氣,並且安靜的坐在湖邊或沿著湖岸散步,用心體驗天地的大美,第二天再用力的拍照。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160秒,ISO200,AWB,JPEG。

【納木措小檔案】
納木措為西藏的三大聖湖之一,湖面海拔4718公尺,。從湖東岸到西岸全長70公里,由南岸到北岸寬30多公里,總面積為1900多平方公尺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鹹水湖,也是大陸第二大鹹水湖(青海湖第一大),湖水最深處超過33公尺。

【注意事項】
1.高原反應:最好在拉薩或較高的地方待上3-5天,適應高度,否則不要冒然去納木措。因為拉薩與納木措的海拔相差1100公尺,在納木措活動很容易有高原反應。

2.保暖:納木措海拔4700公尺以上,在最溫暖的八月,溫度仍很低,夜晚在湖邊拍照超冷,需穿著雪衣之類的外套防寒。 

3.野狗:夜晚到湖邊拍照要小心,那兒野狗超多,從天黑就開始東一聲、西一響地狂叫到天亮。應驗了地陪所說的,西藏的狗大多白天睡覺,晚上鬼叫。有位內地網友風趣地說,夜裡躺在牀上「聽狗辯經」,是納木措旅遊的一大特色。

Fujifilm X-Pro 1,18mm F2.0,光圈優先,F8,1/125秒,ISO200,AWB,JPEG。


*****延伸閱讀*****